第三章 天使用枪指着我的头

“姓名!”

“陈烨。”

“性别!”

“您不一眼就能看的出来嘛,男的。”

“严肃点!”

“是是是是是……”

“民族!”

“汉……”

陈烨紧张地看着眼前那位警察阿姨,正好对上了她那鄙夷的目光,一脸“你这个变态狂的”表情。他不由拉紧身上那件破汗衫。自打被套上这件破汗衫,直接被拉到警察局后,胖子已经在这种目光里坐了快两个小时……好不容易挨到审讯完毕,在一个身材魁梧的警察叔叔“护送”下,把陈烨扔回了那间小牢房。

对面小间的几个犯人立刻指指点点的看着他,眼中带着一丝不屑。操,你们竟然也敢鄙视我,老子不就没穿衣服跑了那么一小圈嘛……郁闷的陈烨窝在床上,看着那个小天窗,脑子里全部是那些闪着红光的瞳孔,呼啸而来的巨狼,想要理出个头绪,却又根本找不出头绪。于是,长时间深思熟虑的结果,就是迷迷糊糊的睡着了……

不知这样过了多久,闷热的小房间加上潮湿的空气,一直让陈烨在半睡半醒间游走,浑身粘满了汗水。

一丝异样在周围传开,原本轻轻流动着的微风突然停滞了下来,空气整个凝固了。远处传来的声响,变的沉闷而低沉,在耳中嗡嗡作响。不断挣扎的他想要醒过来,却一点都没有效果。

不知过了多久,突然有一样冰冷的东西,顶住了胖子的额头,就像快溺死的人抓住了一根绳子般,陈烨猛的坐直了身子,终于醒了过来。

眼前是一张不知伴着他渡过多少次噩梦的容颜,那熟悉的脸庞、暗红的长发,青玉色的双瞳,还有那枝银色的手枪,陈烨不由惊呆了,满脸愕然的望着她,一动也不动。周围的空气中似乎飘动着异样的光泽,但他的双眼却又抓不住那丝转瞬即逝的光景,周围的一切景物扭曲而又模糊。

“要么跟我走。”她依旧面无表情的看着陈烨,右手缓缓将枪顶住了他的眉心,“要么去死。”

“啊啊啊,啊!!!杀人啊!!”

那闪亮的枪身加上那冰冷的表情,怎么看都不像是个玩笑!!回过神来的陈烨立刻扯开喉咙大叫着,立刻有两名警察出现在了视野中,多少让他安下了心。

“我最讨厌别人用枪指着我的头。”陈烨欣喜的看着眼前那熟悉又陌生的少女,但还是偷偷朝后挪了几步。

“大姐头,最好快些,结界撑不了太久。”

左面的警察满脸谄媚地看着少女,不时转头看着身后。另外有两个黑衣大汉走到门前,身穿着昨晚见过的黑色皮衣和和风衣,背上有着扭曲的十字凹痕。只是没穿盔甲,也没带武器,只是默默的站在少女身后,冷漠的看着陈烨。

“大姐,我只是普通人啊,别,别,别这样看着我啊!和你们没仇没怨的!”

靠,原来是一伙的!!陈烨恨不得立刻在墙上找条缝逃出去,可惜墙是一点面子都不给,他只能抖抖索索的挤在墙角,看着闪闪发亮的手枪。

少女却没有回答,只是用枪紧紧顶着他的眉心,然后将慢慢靠了过来,用那双青色的瞳孔仔细审视着陈烨的双眼,他的目光立刻被她所牵引,深深陷入了那湖水般沉寂的双瞳中。两人就这样僵持着,她那曲线玲珑的娇躯紧紧贴在陈烨身前,他可以清晰感触到那丰满的前胸随着呼吸的每一次起伏,还有那股冰冷的兰花香。

虽然这是生平第一次,胖子和美女通过眼神做心灵上的交流,而且是这么香艳的姿势,但脑门上顶着的那玩意,时刻提醒着他千万不能乱动……

“你也是千年幽影?”少女的瞳孔瞬间缩紧了,慢慢将枪放回了腰间,退开了几步,用狐疑的目光看着陈烨。

“什么千年幽影?”

还没等陈烨问完,少女挥了挥手,立刻转身走出了牢房。两个黑衣大汉立刻一拥而上,把他架出牢房。

“主啊!在那野牛般的力气面前,我就素那软弱的羔羊啊。”

差点被夹碎了骨头的陈烨立刻放弃了无用的抵抗,明智的选择了其他办法……

“救命啊!!!!!绑票啊!!!杀人啦!!!”

但不管他怎么喊,就是没有一个人过来,吼叫声在空间中似乎被扭曲了,带着沉闷的杂音。周围牢里的犯人还有附近的警察,就像磕了药似的一脸痴呆,失神的双眼不知道看着什么地方。不管陈烨怎么吼,怎么叫,周围的人都像木偶般。

看来是没救了,随便你们把我拖到哪里吧,就算拖野地也可以……满脸哀怨的胖子就这样让那两个男人架出了大厅。

大厅里的情况和牢里一样,站着十几个木偶般的人类。一个瘦高的黑衣男子,正托着一块鹅蛋大小的红色水晶站在大厅中央。剑眉鹰鼻的他,皮肤苍白的连毛细血管都能看的清清楚楚,就像无数红色的蛛网衬在皮肤下,令人觉的恐怖又恶心。

他正聚精会神的托着水晶,双眼闪动着血光,空出的右手不断画出虚空的符号。无数条细小的光纹从水晶上四散而出,在墙上投下了无数花纹般的符号。

“巫天魉。”少女看了一眼男子,在两人相交时轻轻拍了他的肩膀,“走了。”

“是,大姐头。”

看着走来的少女,男子脸上挤出了一丝恐怖的微笑,立刻将水晶收入黑衣内,血红的双目也慢慢恢复成了漆黑,紧跟在少女身后迈出了大门。随着光纹的消失,厅内众人的表情就像解冻了的冰雪,慢慢地恢复的正常。

外面的天已经黑了,在大门外早就停着两辆黑奔驰,两名束手而立的男子,一见众人出来,立刻拉开了车门,恭敬的将少女和巫天魉迎入了车内。两名男子将陈烨塞进奔驰后,立刻钻进另一辆车。

两辆车车灯一亮,瞬间驶离了警局,转入了繁华的街道上。

“已经抓住了,马上带回来。”

“大,大姐,我只是小市民啊,是不是认错人了。”

看着眼前的少女将手机放回衣内,陈烨立刻抓紧机会解释着,车窗两边的风景也由城市变成了绿野,不由让他更加恐惧,荒效野外是杀人灭口的必备之所啊!!不会是想杀了我后就地找个坑埋了吧,我可从来没什么仇家啊!!

“闭嘴!”

随着阴冷的骂声,巫天魉已经重重的抽了陈烨一记耳光,那股大力抽的胖子头脑发晕,尖锐的指甲立刻在陈烨脸上留下了四道血痕,但很快便开始慢慢减淡。

“开什么玩笑?”他脸上突然显出了惊愕的神情,狠命的盯着陈烨的脸颊,“不是说他是个凡人吗?”

“他已经是我族一员。”少女慢慢的说出了这句话,然后一把将莫明其妙的陈烨扯到了身前,“再多说一句话,我就切掉你一根手指。”
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看了一眼满脸疑问的巫天魉,少女什么也没说,只是松开了快要断气的陈烨,将他一脚踢到车厢边上。

“安安静静的呆着。”

看着那双满是杀意的眼睛,陈烨立刻拼命的点头,缩在了车厢地板上,尽量躲开那可怕的视线。一丝大气也不敢出的胖子,心中满是郁闷,那个噩梦果然是真的,老天啊,为什么要让善良纯真的我卷进这种莫明的灾难呢,看来只有一件事情是可以肯定的,我死定了……

大约又过了一个多小时,车子总算停了下来。缩在一边的陈烨立刻被那蜘蛛男巫天魉一脚踢下了车,一边稍微舒展着酸麻的筋骨,他一边打量着周围的环境。这是一片古色古香的中式大庄园,车子正停在一栋大宅正门,周围映衬着一大片亭台湖泊和垂柳绿荫。在黑暗中不时走过几组黑衣男子,背着枪在庄园内四处巡视。

就在他继续打量着周围时,少女已经走到了大宅门前,将手抚上了门环。兽头形门环的双眼立刻闪过了一道绿光,扫过了她那白晰的手掌。随着哐当一声闷响,厚重的两扇大门缓缓开启,两名男子立刻押着陈烨紧跟在少女和巫天魉身后,走进了大宅。

大宅内装饰的奢华中又透着典雅,光洁的柚木地板上一尘不染,墙面上点缀着几幅字画和古董。绕过了长长的玄关就是一个大厅,一阵浓重的烟味扑面而来,铺着深色地毯的厅内摆着名贵的红木家具,六七个俊男美女正围在一起聊天,一下停住了话题,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众人。

“抱歉,我的任务完成了。”巫天魉看着一个妖艳女子向自己走来,向少女示意后立刻迎了上去,“先告退了。”

少女略一点头后立刻折向了左边的楼梯,看来离死越来越近了,陈烨只能垂头丧气的跟在她身后,却突然看到了那名紧紧拥着巫天魉的女子紧盯着少女的背影,眼神中满是不屑和鄙夷。

走上了两楼后,走过了好几道关卡的查问,终于停在了一个黑色的大门前。少女轻轻的扣了下门环,大门悄无声息的向两侧滑开。

室内相当的宽广,靠窗处铺着暗红色的地毯,墙上挂着字画和长剑,还有一个精雕细刻的十字架,如火焰般的扭曲着。墙边摆放着摆满古玩的黑色长架,整个房间被装饰的古色古香。正面全部是落地窗,正好将庄园的景色收拢其中,点点星月之光给室内笼上了一层银辉。

一名身形如苍松般挺直的男子,正站在月光中,凝望着两人。白晰到几乎透明的皮肤下,似乎有隐隐的血纹流动。约莫四十左右的面容却有着一头梳理整洁的纯银长发,那对跳动着烈焰般红芒的双眼,在月辉下显的更为刺眼。

他的身上穿着一袭纯黑色的长衣,三条银链从胸前直垂直腹间。高雅和妖异这种气息在他身上几乎完美的融合在一起,让人不由的在背后浮上一丝寒意。

“父亲。”

少女轻轻的唤了一声,单膝跪倒,看着那名男子。两个黑衣大汉也立刻匍匐于地,顺便把陈烨一起按在了地板上。

“起来吧,我的孩子。”男子摆了摆手,眼神自陈烨身上扫过时,立刻停顿了下来。

“他是我族?”

“是,但昨天晚上他肯定只是个凡人。”

“你确信?”

男子缓缓的迈到了陈烨身边,随着他的靠近,一股凌厉的气势越来越盛,就像被压上了千钧重负般令人喘不过气来,胖子只能趴在地板上张大了嘴拼命呼吸,满身大汗乱淌。

“我确信。”

听完了少女的回答,男子一挥手,两名黑衣人立刻躬身退出了门外,大门缓缓合上,室内只剩下了三人。他缓缓抬起了右腕,喘着粗气的陈烨立刻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抓起,缓缓浮在了空中。

男子慢慢的绕向了陈烨身后,那仔细的眼神不由让他满身发毛。

忽然一股凉风飘过,陈烨立时腕间一痛,殷红的血液立刻顺着手指落向地面。

就在血珠坠至地面前,突然在空中凝固了,很快结成了一个血团。陈烨呆呆的看着已经痊愈的伤口,不由瞪大了双眼。男子缓缓的一招手,血团立刻飞入了掌中,在空中飘浮旋转着。随着他的捻指一弹,血团立刻化成了无数细小的血点,就像一群蚊蚋般在空中扭动飞舞。

“果然如我所想,血族的隐性基因。”一团升腾的烈焰立时出现在他的掌中,将空中的血点全部化为了无有,男子转头看着少女,“有人咬他了?或是谁赐给他血了?”

“没有。”少女立刻摇了摇头,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似的,慢慢捏紧了自己的衣襟,“是我。”

“什么?”

男子语气显然满是惊讶,顺手虚空一甩,立刻将陈烨扔到了墙边,撞的胖子满眼金星。少女立刻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描述了一遍,语气依旧是那么冷漠平淡,似乎和巨狼死斗的并不是自己。

“天命吗?”男子眼中的火焰凝聚在了一起,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墙角边的陈烨,“这样的巧合不是大吉,即是大凶。”

他坐在了椅上,缓缓闭上了双眼,久久不语。看着这诡异的一切,陈烨的心里早就在七上八下的拼命扑腾了,昨天晚上的事情一切都是这么的快,他还来不就恐惧就发生了。今天的事情却是实实在在让他体会到那种窒息般的恐惧感。要杀我了?听那男人的话根本没有一丝善意,但一无所知的陈烨根本没办法可想,只能眼巴巴的看着男子。

“罢了。”男子叹了一口气,向身边的少女摆了摆手,按下了桌上的一具银铃,“一切,交于最高评议会的裁决。”

门外立刻走进了四名黑衣男子,将陈烨一把从地上拖起。虽然对方的动作不是那么的温柔,但是,他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一大半。

关注官方qq公众号“” (id:love),最新章节抢鲜阅读,最新资讯随时掌握